跳坑速度比脱坑速度稍微快那么一点

不定期写文不定期更新,坑品极差,慎入

老婆从北极排到南极,但是每一个人都是爱着的(是的)

真是一头负责任的好熊呢

【诚楼】狐狸的报恩 中下

伪装者 诚楼 兽耳/化梗  

   中上

 

*欢乐向,非常的神经病,文风持续跑偏中,一切都是浮云,结尾喜闻乐见

*全员脑洞大开

*在不科学中努力科学但是还是不科学,总之,看着开心就好!

狐狸的报恩 中下

明台坐在沙发上,身子往后靠,头上放着一块湿布。明楼坐在另一边。明诚站在一旁啃苹果。

 

明楼思考人生,明楼还有点头痛。更正,明楼非常头疼。

 

唯二不让他头痛的,第一,明镜去了外地,第二,除了家里人以外没有人发现他长出了狐狸耳朵和尾巴。

 

但是,最令他头痛的,就是第二这个不头疼里生出的最让他头痛的部分。

 

——明台知道了,而且他不知道明台为什么知道的。

 

事情从这里说起。

 

当时,二人刚到家,阿香出去买菜,家里寂静无声。明楼走到屋子里,关上门之后才脱掉大衣。或许是是因为到家放松了一些戒备,明楼放了些音乐来听。躲在帽子和衣服里一天的耳朵和尾巴这次终于放了出来,长长的毛全都炸在一起,明楼一摸,静电把毛发吸到手上,再一摸,劈啪作响。

 

明诚偷偷的看他,被明楼注意到了,但是明楼什么都没说,只是在一旁顺着毛,狐耳微微垂着。等到尾巴的毛妥帖了,明楼就松开它,长长大大的尾巴一荡,之后随着音乐左右摇摆。

 

明诚沏了一壶茶,撇出第一杯后给明楼和自己各自倒了一杯,明楼举着杯子,心满意足的眯了眯眼睛。

 

“大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门突然“哐当”一声摇晃到旁边,迎面跑进来一个高大的男子。明楼给吓得手一抖,茶还没喝就尽数撒了出去。

 

明楼傻眼了,明诚也傻眼了。

 

明诚在傻眼的同时,脑袋里还在想,明楼果然受到狐狸的影响,胆子还变小了。

 

明台看着明楼头上的耳朵,眼睛一亮,兴致勃勃的就冲了进去,明楼尾巴僵在半空中,身子往后退,明诚下意识挡到明楼身前,明台却抢先一步迈了过来。

 

“大哥,大哥,来,让我……”

  

那时候,明台的手距离明楼的狐耳只有不到一公分,明诚心想,完了,要悲剧了,挡都没来得及挡,这该如何是好。

 

下一秒,明台“摸”这个字还没说出来,就扑倒在地,头磕在桌子上。明诚扶住了留声机。

 

 

>>>

 

 

午后,暖阳,明家阳光充足。

 

二月,乍暖还寒时候,微风,带点冷意,不停息。

 

吹得明台,心里有苦也有气。

 

明台真的很受伤。

 

“大哥,等大姐回来了,我要告诉大姐你欺负我!”

 

明台的声音瘪瘪的,蔫蔫的,之后又气呼呼的拽下放在头上的湿巾,却“诶哟诶哟”的嚷着,捂住头躺下了。明楼揉着额角,明诚还在嘎嘣嘎嘣啃苹果,只是换了另一边。

 

明楼绊了明台一跤,这是事实。

 

明楼为了保护自己的宝贝耳朵,不得已对他的宝贝弟弟下手,这也是事实。

 

明楼一下一下摸着尾巴,依旧思考人生。

 

“你不害怕?”

 

过了一会儿,明楼僵硬的扯开话题。

 

“害怕什么?”明台手指露出一条缝,缝里露出一只眼睛瞄着他,“耳朵,尾巴吗?早上我就知道了。”

 

明台又直起身,“我只是,想摸!”

 

明台重复,字正腔圆,“摸!”

 

实话讲,明家小少爷如此敏锐,明楼本来应该心有赞赏,但明楼总觉得,这一切都非常非常的诡异,像是有所预谋的。从他昨晚做梦梦到那只狐狸开始,事情的走向就已经完全脱离了掌控。狐狸尾巴?狐狸耳朵??我党遵从的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和恩格斯教导我们,这个世界,他是唯物的,不存在什么怪力乱神的情况。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那是历史唯心主义,是落后的,淘汰的。地球是圆的,宇宙是大的,世界的本源是物质的,所以,我们要辩证的思考这个问题。

 

明台想摸明楼的狐耳,这个问题很简单,却有很深的内涵,其中牵扯到的是人类伦理道德,唯物还是唯心,甚至是虚幻抑或真实。狐狸耳朵真的存在吗?这一天真的是发生的吗?从这个问题带出来的,在现实中有所影响的事,是明台想要摸明楼的耳朵,明楼把明台绊倒,明台申诉,又带出想要摸耳朵的对话,明楼又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命运,客观唯心主义,但是归根结底的,答案只有一个。

 

明诚啃完了苹果,把苹果核扔进了垃圾箱里。伊甸园的禁果。糟糕的有神论者。明楼的耳朵又动了。

 

明楼和明台对视,明台眼神里只有耿直。

 

“那你摸吧。只能摸尾巴。”

 

明楼妥协了。

 

 

>>>

 

 

下午3点10分整,明台摸了明楼的尾巴。

 

下午3点10分02秒,明楼拍掉了明台的手。

 

下午3点10分30秒,明台控诉。明楼不理。明诚憋笑。

 

下午3点15分,明台再次控诉。明楼依旧不理。明诚笑。

 

下午3点16分,明台挑衅,明楼微笑,明诚观战。

 

下午3点20分,明台舌战明楼,明诚继续观战。

 

下午3点22分,明台输。明楼去书房看书。明诚回房做事。

 

下午4点,阿香回家,明楼给阿香看了自己的耳朵和尾巴,阿香想摸,明楼同意了。

 

下午4点01分,明台不服。明楼让明台不服憋着。

 

下午4点02分,明台憋着了。

 

下午4点05分,明台又不服,明台决定采取行动。

 

大厅,明楼坐在椅子上看书,明台在远处。

 

明台蹑手蹑脚的走向明楼的方向,明楼还在看书。等到终于走到明楼背后,明台罪恶的五指伸向明楼的耳朵,他的唇边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做你的作业去。”

 

明楼的狐狸耳朵动了动,明楼翻动了一下书面,冷不丁的说。

 

“噢……”明台被吓得立马停手,只能怏怏的应了一句。明家小少爷转身欲走,却不甘心,内心一咬牙,手就伸了过去,结果竟然出奇的顺利,一举摸到了那只毛茸茸的耳朵。

 

狐狸的耳朵热,摸着又是脆脆软软的,一点点毛覆盖在上面,挑出棕色。明台摸着好玩,指尖就在耳背来回磨蹭。

 

明楼“嘶”了一声,放下书,明台还以为他大哥已经生气,本来想收回手,脑子里却在想着反正已经死了,那就多摸一会儿,到时候也就是几顿训斥的事。

 

明台摸着摸着,那耳朵就开始向下垂,明楼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明台憋着笑,拿出在军校里摸狗的方法来摸,从耳根一点点揉捏到耳尖,再轻轻在皮肤上按摩,明楼的头微微仰了起来。

 

是想让我再摸摸下巴吗,明台恶趣味的笑着。

 

“明台……”明楼沉着声,作势起身,明台就松开手,跑了上台阶,三步并两步,跑得飞快。

 

明楼又坐下了,捡起之前的书接着看,而正好从明台的角度能看到,明楼的那条大尾巴正愉快的晃来晃去。

 

虽然不让摸,大哥他还是很开心嘛。

 

明台关上门时小小的哼了一声,随即又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

 

 

当明楼有狐耳和尾巴这件事不再是秘密的时候,明家又有了新的变化。

 

具体要体现在当天晚饭上。

 

一顿晚饭,四个人,异常凝重的气氛。中间夹杂明楼的耳朵不安的动来动去,明台学术性的探究目光,阿香低头神秘的微笑,以及明诚不断向明楼碗里袭来的筷子。

 

明楼坐在主位上,看着面前的菜,绿色的,肉几乎都在他碗里,而在他的碗里肉几乎比米饭都多。明楼低头夹了一筷子菜,碗里的东西刚少了一些,明诚马上又默默的夹了一块肉给他。

 

不可否认的是,肉对他的吸引力确实要比菜多得多,所以明楼也只是默默的扒拉碗里的饭,余光瞄到明诚,明诚正用慈祥的眼神看着他。

 

这很奇怪,明楼想,正当他清清嗓子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有人开口了。

 

“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言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明楼放下筷子,狐狸耳朵转了过来。

 

“《山海经》,下午从大哥书柜上拿的。”

 

明台说。明诚总觉得明台图谋不轨,一心想要幼稚的报复,一切的诱因在于他前前几秒抢走了明台筷子即将伸向的一块肉,然后把它夹给明楼,明台翻了个大白眼。

 

“你想说什么?”

 

明楼问,明台交叉双手,抵着鼻底,两只大拇指放在自己下巴上,眉头微蹙。

 

“我在想,如果咱们也像大哥这样,会被什么动物选上。”

 

明台的问题很有建设性,也非常富有新意,对于活跃饭桌气氛这点至关重要,这让明诚也陷入了沉思。他想了想自己的可能性,大概也是一头哺乳动物。

 

明诚转头看明楼,明楼的耳朵,尾巴,肥肥大大,毛毛绒绒,明楼和他对视,明诚移开目光。

 

“大小姐应该是狼吧。”

 

一旁的阿香说,明楼微微点头,明诚转念一想,也是,大姐这么护犊子,也就得是一头狼了。

 

“阿香,兔子。”

 

明台一个个说,“阿诚哥,老虎,我嘛,我是猫。”

 

“猫?”明诚这时候插了一句。

 

“我喜欢猫。”

 

明诚张张嘴,无言以对。

 

“郭骑云,水獭,曼丽,蛇,那老师呢……”明台深入思考,“也是狐狸?或者鹿?松鼠?”

 

明楼换了个坐姿,尾巴从身后荡到腿上,明楼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尾巴,另一只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老实说,这太奇怪了,大家竟然在一本正经的思考这种事情。明楼喝着水,总觉得有必要换个话题,最起码得换个切实际,不空想,严肃,正经的话题。

 

“我知道了!”

 

明台一合掌,激动的大喊一声,明诚和阿香的目光全都锁定在忽然大喊大叫的明台身上,明楼抬起眼睛。

 

“是独角兽!”

 

明楼一口水差点没全喷出来。

 

外国,魔幻,神秘的文化,同样的唯心主义,明台有愧为我党先进分子,虽然他之前就是大学肄业。

 

不过,只要事情一搭上王天风就变得诡异了,明楼确信。

 

不知怎的,明楼脑子里一点点浮现出了王天风的样子,一会儿变成狐狸,一会儿变成小蜜蜂,甚至还变成独角兽,最后王天风头上长角,背插双翅,头上还有个狐狸耳朵,风一吹,小翅膀飞扬。

 

如果想要膈应人,那么明台成功了,成功的非常彻底。明诚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正常,非常不正常,或者说是正常的十分诡异。明诚抬头一看,明台脸上还带着‘我老师就是那么酷’的笑容。

 

“先吃饭吧。”

 

明楼说,拿起筷子正欲吃,神色又忽然有点微妙,明诚捕捉到了,因为明诚正忙着把盘子里最后的肉给明楼夹过去。

 

然而明楼却没说什么,只是匆匆吃完碗里的肉,然后沉默下桌,明台和明诚对视,明台微笑。

 

明台和独角兽,明诚和狐狸精,师从动物,同个目标,不同的理念,东西方文化的碰撞,近代与往昔的交汇,理性、哲学的思辨,明诚选择把菜吃完。

 

 

>>>

 

 

“进来。”

 

明诚敲了明楼的门,三下,明楼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平常明诚是不敲门的,这次他敲了,因为他之前想推门进来的时候,明楼说让他先出去。

 

晚上,明诚右眼皮跳的很厉害,右眼皮跳完左眼皮跳,最后两个眼皮一起跳。鉴于最近明楼的兽化事件,老一辈传下来的说法这次也不敢一笔带过了。明诚有点慌。

 

具体来说,明诚觉得明楼有事,像是毫无根据,又似乎证据确凿,明诚更慌。

 

于是明诚找明楼,被明楼拒绝,过了半小时,明诚又出现在明楼房间门口。

 

当历史翻过新的一页,明诚回首过去,发现这件事发生的非常巧妙,最后,可以归结为四个字——心电感应,又或者,心有灵犀,心心相印,心有所属,齐心协力,大快人心等等等。

 

明诚推门进屋的时候,正好看到明楼想要往外走,迈出一步却停了,好像有些迟疑。

 

明楼头发是湿的,脸色是红润的,衬衫是褶皱的,马甲是半开的,总体,明楼是狼狈的。

 

看到他进来,明楼扯着自己领带的手顿了顿,又坚定的扯开了,露出来的皮肤同样发红,领带半挂在明楼脖子上,扯出马甲外。

 

“阿诚。”

 

明楼叫他的名字,一点点黏。

 

明诚脑子飞速运作,这一天所有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吧啦吧啦的翻着,电光火石的一瞬。

 

明楼皱着眉头,抬起脚却没站稳,一只手撑着桌角,呼吸有些急促。

 

明诚把门关上,快步走到明楼的身旁,明楼就把中心放到明诚身上,明诚半拥抱着明楼,面前这只大狐狸体温高的有点不正常,明楼温热的呼吸喷到明诚的脖颈上,一只狐耳蹭到明诚的鼻尖,痒痒的。

 

明楼头靠在明诚的肩上,几缕碎发贴住他的脸颊。

 

“该死的动物……”

 

明楼低声抱怨着,声音闷在明诚的衬衫里。明诚心如明镜——掉毛,敏感,暴躁,食量减少——只是太过震惊,而不敢相信自己所想到的,二十世纪,现代社会,共产主义,性别特征,明诚开始质疑人生。

 

等到明楼几乎整个人全贴在明诚身上的时候,明楼的尾巴动了动,卷住他的大腿,明诚揽住明楼的腰。

 

明楼抬起头,嘴唇蹭过他的耳朵,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操我。”

 

明诚脑子当机了。

 

重新开启的第一个想法是。 

 

我操。

 

-TBC-

最后的废话:

基本上两章合并了,不拖了!但是肉可能要卡一卡,嗯……

明台在桌子上的姿势见EVA里司令的姿势

其实我写的时候一直担心写的没意思,写的不好什么的……总之,希望各位看的开心啦!我会继续努力的!

炖肉,虽然我脑子里只有污,但是我身体是抗拒的,我克服,我努力,给我一点爱和勇气

最后的最后,本来我只是想写兽耳梗的肉,但是,当我查资料的时候,客观事实告诉我,狐狸的发情期是2-4月,所以,why not(诚恳熊脸

让梗来的更猛烈吧!!!

评论(61)
热度(312)

© 好大一头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