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速度比脱坑速度稍微快那么一点

不定期写文不定期更新,坑品极差,慎入

老婆从北极排到南极,但是每一个人都是爱着的(是的)

真是一头负责任的好熊呢

【诚楼】狐狸的报恩 中上

伪装者 诚楼 兽耳/化梗  

 

*轻松愉快欢乐向,外加,有病,超级有病

*阿诚哥脑洞大开

*写到一半去画画,画画的时间比写文的时间还长,渣图在最后,羞(

狐狸的报恩 中

 

明楼在生气。应该是。在因为明诚之前狠狠的抓了他的尾巴并且薅下一大坨毛而生气。

 

明诚开着车,眼睛偷偷的往后视镜里瞧。

 

明楼坐的很直,那条大尾巴就静静躺在后座上,大概是因为往后靠会靠到尾巴的原因。上车时明楼就调整了几次坐姿,到现在看起来还是不太适应尾巴这个东西。

 

又或者明楼只是单纯的觉得,把尾巴塞进大衣里实在是太难受了。

 

“我跟你说过,不要碰我的尾巴,你还要我重复几次。”

 

四周的景色略过,明诚开着车,眼观鼻鼻观心。后视镜里的明楼严肃而苛责的盯着他的后脑勺,单看眉眼确实是很有杀气,很有震慑力的,除了那微微动的耳朵。它们立起来,冲着他这边。窗户开着,风把狐狸耳朵吹得动了起来,但那耳朵还是固执的转向他,明楼摇上了窗户。

 

“紧急情况。”明诚说,“难不成想叫明台知道大哥你变成狐狸的事?”

 

明楼皱眉,明诚赶紧补了一句,“那大家都得知道了,包括毒蜂。”

 

话刚说完,明诚就脑补了一下王天风长出动物耳朵尾巴的样子,就王天风那个性格,估计也是只狐狸。也没准和他的代号一样,是蜂,背上长出一对小翅膀,一边飞一边教导学生,看谁不顺眼就扎谁。

 

‘明楼!你混蛋!’王天蜂飞过来,狠狠扎到明楼的大尾巴上,明楼尾巴一扫,王天蜂锲而不舍,蜂狐大战三百回合。

  

明诚忽然感到一阵恶寒。

 

他再次从后视镜里看他大哥,这次明楼倒没看他。他感觉明楼可能也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明楼和他一样沉默了,一直沉默到下车。

 

“是挺可怕的。”

 

关上车门的时候,明楼说,明诚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

 

 

从大厅到走廊,再到办公室,回头率有些高。

 

明诚左看右看,也没察觉到明楼有什么异常,耳朵尾巴都藏好了,军帽军服,精英作风,稳重可靠,又禁欲又性感,除了敬礼报告,也没见这平常有这么多人回头看。估计就只有一点,像明台说的那样——明楼‘胖’的十分显而易见。

 

明诚紧跟在明楼的身后,一个安全的距离,挡住那一点点能看出尾巴形状的后背。

 

穿得厚实点怎么了,明诚想,那也总比露出狐耳和尾巴强,而且强得多。这要是叫别人看见,光惊骇不说,第二天就得上报纸,大字,头版头条:特务委员会头子明楼,真身竟是千年妖狐!!!更要命的,写成是狐狸和人的结合体,多吓人,震惊整个城市。日方怀疑,彻底盘查,斩草除根。封建迷信,害人不浅。

 

一次影响战局的潜伏行动告吹,中共地下网沦陷,牵连无数战士,明家上上下下五口人全都交代,就因为一天早上,明楼脑袋顶上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两只耳朵,和骶骨后面同样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尾巴。

 

当代三重间谍明楼死于好心帮一只想要得道成仙的千年狐狸的忙,又奇幻又现实,这倒是非常的戏剧性。

 

明楼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身上还穿着大衣,在明诚的注视下,明楼头顶上的帽子忽然动了动,两只狐耳露出头,帽子被挤到地上,明楼叹息一声。

 

明诚弯腰把帽子捡起来,明楼接过,手边捻着帽沿,暂时没有戴上的意思。

 

但是,这确实是有几分,嗯,可爱。

 

从明诚的角度看,明楼的狐耳微微下垂,耸拉在棕色的绒毛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观察明楼的耳朵也成为了他下意识会在意的东西之一,或许是因为这对毛茸茸的东西更能直观暴露出明楼的感情,而且是在明楼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

 

这点非常有意思。像是明楼在吃东西时,那对耳朵就会悄悄立起来,听到声音会左右转动,而现在这种样子,大概是,我不开心。

 

“有人来了。”明楼说,手上赶紧把帽子戴了起来,又稍稍停顿,狐耳转了转,“是曼春。”

 

明诚一步跨到明楼身后,仔细看明楼的尾巴有没有暴露,正当他为明楼整理大衣时,明楼却忽然拉住了他的袖子。

 

“我戴不上了!”明楼压低声音,明诚见状赶紧帮忙调适,之前把狐耳塞进帽子里明楼就费了半天功夫,还不让他碰,这下明诚两只手抓住明楼的耳朵,终于有点得偿所愿的感觉。

 

毛茸茸的耳朵,摸起来的感觉真不错,明诚深吸一口气,手下忍不住轻轻的在明楼耳后磨蹭,指尖刮着连接耳朵的柔软的皮肤,明楼戴帽子的手顿了顿,明诚接着有规律的抚摸,就看到明楼屏住呼吸,耳尖微微颤抖。

 

明诚露出一个笑容。

 

汪曼春走进明楼办公室时,正好看到明诚走出来。

 

明诚嘴角翘起,对她一躬身,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屋子里的明楼穿着外套,戴着帽子,低头看文件。汪曼春关心的问怎么了,明楼却只是说自己头痛,不能受寒。

 

或许是因为热的原因,明楼的脸微微泛红。

 

 

>>>

 

 

“我觉得明楼有问题。”

 

梁仲春神秘兮兮的说,汪曼春抬头看他。

 

“今天的会你也看到了,他一直穿着外套,帽子也带了,这很反常。”

 

汪曼春身子往后靠,冷笑一声。

 

“最近天气冷,多穿点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关键是,明楼衣服上有很多细长的毛发,棕色的,今天还掉了一根在我衣服上。”

 

“这能证明什么?”

 

梁仲春神色凝重。

 

“证明明楼他,养宠物了!”

 

梁仲春站起身,手撑着拐杖绕了一圈,“一个男人啊,他刚刚养了宠物,那么他的心肯定要变软,变得更加温柔。无时不刻都在担心,想着还有个人在等他,有了牵挂,羁绊。这是不可取的。”

 

“而且,养了宠物,会经常傻笑。”

 

梁仲春一停,最后总结。

 

“但是,这就是爱啊。”

 

明楼脚下忽然一滑,明诚一把拉住明楼的胳膊,手揽住明楼的腰,连忙问有没有事,眼神扫过明楼的帽子和大衣底端,确认无事之后松了口气。

 

明楼总觉得今天的明诚有点保护过度了,从早到晚都是一副我很紧张的感觉。真要问明诚,明诚也只会说是怕他有狐耳狐尾这事儿暴露出来。明诚的表情真挚,诚恳,一双大眼睛眨巴着,手在从他腰上撤回来的时候看似不不经意一样蹭过他的尾巴。

 

明楼拍了一下明诚的头,明诚笑着抱怨说错打好人。

 

汪曼春出门的时候恰巧目睹了这一幕,明楼脚滑,明诚拉住,两个人转弯消失在她的视线当中。

 

明楼养宠物,汪曼春想了想这个可能性,眼睛却忽然在手臂上捕捉到了一根不属于她的毛发。大概是之前她去明楼办公室时粘到的,她捏着这根细细长长的毛,想起早上明诚的笑容。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养了宠物呢。

-TBC-

最后的废话:

还有中下(?)和下……肉是一定会有的,我已经脑补好久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慢慢悠悠写,嗯

↓画了个狐耳+眼睛Mod大哥,不会上色,瞎涂了涂,之后学上色了大概会认真画完

以及,我恨色差,电脑冷色调,日了狗

我又改了改哈哈哈哈哈

没啦!

评论(53)
热度(223)

© 好大一头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