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速度比脱坑速度稍微快那么一点

不定期写文不定期更新,坑品极差,慎入

老婆从北极排到南极,但是每一个人都是爱着的(是的)

真是一头负责任的好熊呢

【诚楼】狐狸的报恩 上

伪装者 诚楼 兽耳/化梗 

瞎画的!但是瞎画画了两天时间画好的GIF!!!!更清晰的PSD格式来私信我!可以调速放大的喔!

狐狸大哥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欢乐向

*不需要思考why,只需要enjoy

*被自己做的GIF萌傻了的熊,脑袋里只剩下傻白甜了

*建国以前可以成精

 

狐狸的报恩 

明楼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多了两只耳朵。

 

然后明诚发现,明楼不止多了两只耳朵,还多了一条尾巴。

 

因为明诚翻了个身,正好压到一条软软毛毛的东西上,导致明楼一脚把他踹下床,明诚跌坐到地上,立马清醒了过来。

 

明诚摸着自己的背,刚想抱怨说大早晨的这是犯什么神经,结果就看到这样一幕。他的大哥,一边摇动着棕色的大尾巴,一边愤懑的盯着他。

 

“你压着我的尾巴了。”

 

明楼皱着眉头,一大团毛茸茸的东西从睡衣底下冒出来,摇摆到明楼的腿上,棕色的,还带着点黑色和黄色,咋咋呼呼,柔顺有光泽,看上去手感应该不错。

 

而明楼头上也有着其他什么东西,一对狐狸耳朵,横在他的发丝间,末端还带着一些棕褐色的绒毛,似乎因为刚才明诚压到明楼的尾巴让明楼感觉很痛一般而微微耸拉着,抖动几下后猛地转向他这边。

 

“尾巴??!”

 

“耳朵?!”

 

明楼和他同时说,接着,明楼的尾巴立了起来,又蔫蔫的垂了下去。

 

 

>>>

 

明楼长出了一对狐狸耳朵,和一条狐狸尾巴。

 

在他作为一个正常人类活了几十年之后,竟然在一天早上长出了正常人类不应该有的东西,这点非常耐人寻味。

 

明楼坐在床上,摸着自己头顶上的狐耳微微出神,他的尾巴正随着他的思考而无意识的摇动着,在床单上方晃来晃去。

 

明楼能听见明诚的偷笑声,呼吸声,甚至是心跳声,他的听觉被放大了,嗅觉也是,饭菜的味道从楼底下飘进来。明楼看了下时间,早餐还有大概十五分钟做好,他还剩下十分钟的时间为他新增的耳朵和尾巴发愁。

 

忽然一阵陌生的感觉刺进他的脑海里,这种强烈的危机感几乎让他寒毛根根竖起,明楼压抑住想要从床上跳下去的欲望,转头一看,明诚正捏着他的尾巴玩。一双长手陷进棕色的毛里,轻轻的揉捏着,然后在他尾巴末尾处的白毛上来回抚摸。

 

“阿诚。”明楼压低了声音。

 

明诚“嗯?”了一声,抬起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只是在注意到明楼不善的目光下默默收回手,末了还摸了一把。明楼一拍他的手,尾巴摇到旁边。

 

明诚咳嗽几声,起身去衣柜里拿出明楼的衣服,一套西装,一件长外套,拿完回来在明楼身上比划,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老往明楼的尾巴上瞧。

 

一个大大的尾巴,长长的,厚厚的,几乎要垂到脚下,摸上去和看上去一样柔软。明诚想起之前明家养过的一只猫,棕色毛皮,总喜欢贴着他的腿叫唤,尾巴微微翘起,弯成一个可爱的弧度。而猫的尾巴也是碰不得的,稍稍一碰就会令它张牙舞爪,或许动物都是如此,狐狸也不例外。但是越不让人碰的,却更让人想要触碰,劣根性。

 

给明楼套上正常服装的想法失败了,没有办法,狐狸的尾巴太大,又紧贴着骶骨,放不进去正常的裤子里。明诚就另找了一条裤子,在尾椎那里剪了个大洞,明楼拿到裤子的时候和明诚对视了三秒。明诚一本正经的把目光移到明楼的耳朵上,狐狸耳朵一动一动。

 

“尾巴露出来也不要紧,可以藏在风衣里,耳朵可以戴帽子解决。”

 

明楼拿着裤子,还是没有穿上的意思。

 

“今天还有个例会,大哥。”

 

明楼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只是如何把尾巴放进去倒成为了问题,明诚撸起袖子想帮明楼塞进去,明楼却一把拉住了他。

 

“不要,碰,我的,尾巴。”

 

明楼一字一顿的说。

 

 

>>>

 

早餐还算是相安无事,主要是因为明诚出去把早餐端进了屋子里,等他走进屋,明楼已经把一身衣服穿戴整齐。老样子,衬衫马甲西服裤,只是多了一条尾巴,棕色的尾巴从裤线中露出来,有些微妙的感觉。明诚放下准备好的早餐,两块三明治一杯奶,明楼瞧了瞧,站起身走到他旁边。

 

“我要去洗漱。”

 

明楼说。明诚一乐。

 

“怎么,大哥的洗漱还要我来伺候?”

 

话是这么说,明诚还是明白明楼的意思,长腿一迈,先打开门,在确定大厅没人后冲明楼点点头,明楼双手盖住耳朵,尾巴贴在后背上,同他并肩走出去。

 

看上去有点掩耳盗铃的感觉,还有点幼稚。

 

明诚觉得自己从一大早就开始傻笑,连忙端正了一下心态,行走间,狐狸尾巴蹭到他的腰,明诚的嘴角又忍不住翘了起来。

 

“这是怎么长出来的?”

 

明诚靠在门边,看着洗手间里的明楼洗了一把脸,凉水溅到明楼的狐耳上,狐耳抖了抖,耳尖的毛发又是软软的,沾了水就塌了下去。而明楼的狐耳后有一撮白毛,那一点点白色在棕色的毛皮中格外显眼。明诚的眼睛跟着那点白色,手上把毛巾递给明楼,明楼接过来把脸埋进了毛巾里。

 

“我做了一个梦。”

 

“做梦?”

 

“梦见了一只快要得道成仙的狐狸,它让我帮他一把,我帮了。”

 

明诚哑然失笑。

 

“别笑。”明楼转过头,严肃的看着他,“老祖宗的东西,回头你也得梦到。”

 

“我梦见一头老虎,然后把我吃了。”

 

明诚一溜烟跑了。

 

“回来!”

 

明诚又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带了个帽子,他把帽子放到明楼手上。

 

“外面没人。”明诚眨眨眼。

 

“走吧,狐仙儿。”

 

 

>>>

 

 

狐狸是一种狡猾的动物,最起码在古典里是这么描写的,狡黠,多疑,又自大。总是被描写成生性狡猾的物种,喜欢独居生活,一只狐独自来往,倒像个独行侠。

 

明诚看明楼一口一口嚼着三明治,尾巴横在椅面,尾端几乎要垂到地上。

 

一只大狐狸。很大。

 

明楼吃完三明治,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又说了一句肉放的太少,不知道是不是抱怨。

 

肉食性动物。也会吃些浆果来充饥。

 

明楼找到手帕擦了擦手,接着开始整理衣服,而他的尾巴却在椅子上蹭来蹭去。

 

明诚有幸阅读过一些关于狐狸的文献,现在倒见着一只活生生的例子,他想起之前书上看到的。狐狸的尾巴用来遮盖自己的痕迹,只可惜没有土或者雪来让他扫干净。

 

明楼抬头注意到明诚的目光,那条尾巴就僵住了。明楼连忙穿上外套,一条尾巴就藏进了大衣里,外面只剩下鼓鼓囊囊的一团。

 

二人出了房间,明楼正调整自己头上的帽子,好把两只耳朵都塞进帽子里。却听见楼上有脚步声,抬头一看,平日里爱睡懒觉的小少爷正揉着眼睛往下走,走着走着,却呆住了。

 

明诚不着痕迹的挡在明楼前,只听得明楼的声音从他耳后传出来,问了一句怎么了,声音里似乎还有点紧张,明诚稍一回头,就看见明楼狐耳还露出一点点根部在外面,一点点棕色的毛发,还好不是那么显眼。

 

“大哥。”

  

明台叹息,“大哥,你怎么忽然胖了这么多?”

 

明楼略一松气,尾巴从大衣后露出了一点点,明诚见状赶紧隔着衣服捏住了明楼的尾巴,还把尾巴往上提了提,明楼的身子蓦地僵住了。

 

“是阿香做饭的水平有所精进。”

 

明楼冲明台微笑。

 

明诚也冲明台微笑。

 

明台被俩人盯着笑,感觉有点毛毛的。

 

最后还是明诚说大哥工作上还有事小少爷我们先走了,明台“喔”了一声,说了一声拜拜。

 

明台看着俩个人走出房门,明诚的手还在明楼背上,看上去像是直接揽着人走出去的,走的还挺着急,明台瞧见明楼的帽子歪了歪,露出一小点白色。

 

恍惚间,他看见明楼的大衣下露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只一瞬就消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明台打了个哈欠,还是觉得自己看花眼了。他走下楼梯,忽然发现地上有一团长长的毛,白色棕色和一点黑色。可能是因为明家现在没有养宠物的缘故,这样细长的毛发在地板上尤为显眼。明台蹲下身捡起来,环视四周,这团毛发出现在明楼之前站着的地方。

 

脑袋中闪过早晨里发生的所有事,所有的正常与反常,明台微微一笑。

 

看起来事情变得有意思了。

 

 

-TBC-

最后的废话:

最近一直在忙学校的作业,四分钟的恐怖片搞了三个星期,real醉

真的是写文超慢啊我!!一般三千字写个三四天是常事,除非爆脑洞……这个GIF做好三天了现在刚写这么多,心好累……应该还有中和下,下大概是肉

之前想着先写完那些脑洞,结果竟然先写这个了……

没了!爱你们

评论(49)
热度(313)
  1. 爱围观的ssica好大一头北极熊 转载了此文字

© 好大一头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