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速度比脱坑速度稍微快那么一点

不定期写文不定期更新,坑品极差,慎入

老婆从北极排到南极,但是每一个人都是爱着的(是的)

真是一头负责任的好熊呢

【萧景睿X言豫津】踏青

琅琊榜 萧景睿X言豫津 睿津

 

*带小王爷一起玩儿

*甜饼,甜甜der,信我

*跟上一篇除夕有一丢丢的关联

*科学=没有

踏青

四月初,百花开的正艳,绿树抽新杈,自是一片良辰美景。而这春色撩人,穹顶也蓝的透底,一道溪水绪着春雨,也更显得清澈了些。如此时辰,正是应踏青的日子,一览春色,叫人心生愉快。

言豫津昨日和梅长苏说去踏青,自然也就早有准备。两匹好马,几袋包裹,一装新衣,顺带上开心愉悦的心情。本来计划的完美的行程,想着多个人多些乐子,就是没想到话一说完,还叫一旁的穆小王爷听了去。

如今大梁国土安康,边陲也甚少战事,云南穆府一回京,郡主更是三天两头往苏宅跑。穆小王爷心生疑窦,也是觉得郡主可能对那苏先生颇感兴趣,剩下自己呆着闲的无聊,又不想听人念叨。正巧在苏宅听说言豫津萧景睿要去踏青,整个人就凑了过来,颇有些兴致盎然。只是想到刚刚找乐谱时言豫津那不靠谱的样子,嘴角又耸拉下去。

言豫津注意到穆青的表情,也知道萧景睿和穆青更为熟稔,连忙戳了戳旁边的萧景睿,萧景睿笑了笑,朝穆青一拱手。

“穆小王爷可是想一同踏青?”

穆青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张了张嘴却未言语,言豫津这时一步跨到穆青旁边,伸手勾住穆青的肩。

“这次我们去京城旁的溪谷,那里人烟甚少,更是有一片百花林。如今春色大好,想必花开的也是尤为打眼,穆小王爷要不采摘几朵,装点于府邸之中,也是一番情趣。”

穆青转头看言豫津,言豫津比了一个大拇指,再看萧景睿,萧景睿眨了眨眼。

“那就辛苦你们啦。”

穆青说,也不推脱,笑着朝他俩作了个揖。言豫津拍拍穆青的肩,约定了时日之后,和萧景睿跨上仆人牵来的马绝尘而去。


>>>


踏青这天,三人出发的早,巳时就已快到近郊。萧景睿骑着卓青遥除夕时赠与他的那匹汗血宝驹,此马神骏异常,行之可谓鼻端生火,让穆青好一阵艳羡。言豫津见了,倒是大肆吹嘘,萧景睿被言豫津揶揄,扬手欲拍,言豫津一蹬马,跑的远了。

一路上三人聊聊笑笑,也都是性情直爽之人,一来二去甚是合拍。行到中路,竟由着心性开开始赛起马来。

此番是由言豫津起头,说是快到地点,面前理应只有一条大路通过去,这下看谁能够先到。穆青年纪比他们小,又争强好胜,叫了一声好,便一鞭下去,马嘶一声,扬起双蹄冲了出去。言豫津不甘落后,驱马往前,留下萧景睿一个人摇了摇头,也开始向前赶去。

四周景色倏忽变幻,入眼是一片绿色,田间野地,芳草满原。只谓是寒冬过去,万物悄然生长,一席春风扑面,鼻尖净是泥土花香。金乌似火,悬于高天之上,碧空如洗,作上几朵白絮,一片明媚景象。

言豫津骑着马,奋力追赶着前面的穆青,却没想到萧景睿先追了上来,还朝他露出了一个略略得意的笑容。

“言大公子,你这话放的有点早啊。”

言豫津哼了一声,催鞭向前。穆青往回头看了一眼,哈哈笑了几声。

“想追上我,还差着几年呢!”

这穆青也算是行战沙场之人,战场虽未真正上过,也是饱受严苛训练,驯马也受过正经教导。而萧景睿是半个江湖人,也没少出去游历,胯下又有一匹良驹。言豫津一个世家公子,平日里多在戏耍玩闹,真正赛起来,却还真比不上他们两人。

只是跑着跑着,言豫津觉得有几分不对,又过了半柱香时间,言豫津一勒马,大声叫住了前面的两人。

“怎么,比试这就结束了?”穆青此刻已在百步开外,声音也放的大了些,明明还带着喘,言豫津却能感到这小王爷脸上定是喜笑颜开的样子。

萧景睿调马回头,骑到言豫津身旁,声音中夹杂了几分关切。

“豫津,你还好吧?”

“不好。”言豫津一擦头上的汗,眉头稍稍皱了起来。

“我觉得,咱们跑错方向了。”

这边穆青驾马过来,张着嘴“啊”了一声,随即一脸生无可恋。

“你说你这人,他能不能靠点儿谱。”


>>>


虽说真正是走了歧路,但三人还是来到了另一片溪谷中,也不碍着踏青之事。一条小溪从林子中淌出来,挤进土壤里。溪水浅,却清澈,一个个圆石嵌在河床上,带着一点点的绿。

溪谷旁有几片林子,打眼就是一片开的正灿的桃花林。

这种野外长的林子,枝杈上的花朵虽不及院落中精心照顾的好看,但却胜在长得茂盛,繁花似锦,点着粉白稍赤。一只只桃花斜出来,映的人是满眼桃色。

三人把马栓了,穆青看着桃花好看,但终究是城中常见,又见一旁也有些其他的花种,于是就跟他们招呼一声,自己先去旁边的林子看看,留下言豫津和萧景睿二人面面相觑。

言豫津看穆青走的远了,就朝萧景睿笑了笑,率先迈步走进花林之中。言豫津着了一席青衣,三两下闪进林子里,身影在柔嫩的花朵间若隐若现。

萧景睿紧跟着走进去,没走两步,看到前面的言豫津忽然转身。萧景睿还以为他遇见了什么野兽,当下有些紧张,言豫津却向他伸出一只手。

“怕你迷路了。”

言豫津说,下巴往上一挑,眼睛里波光流转。

萧景睿低着头笑了笑,然后抓住了这只手。

言豫津拉着他穿行在一片桃花之间,花朵在他的视野中散发着蓬勃的生机。粉色的,桃色的,白色的,绽放在一处处枝桠上,把穹顶上的蓝割裂开。春风打着卷,花瓣就被带下来。萧景睿脚踩在枯枝残花上,裤脚也沾了些花瓣。他瞧见言豫津身上的花瓣多,抬手就摘下几瓣,没想到桃花却越落越多。

“这春色啊,自然要在野外的山水里找。金陵城繁华是繁华,院子多,也精致,却总少了些生气。景睿,你说是不是?”

言豫津往前走着,嘴上也是闲不下来,萧景睿倒怕他吃进一嘴桃花。

“是是。这院落风景,怎么也入不了言大公子的眼啊。”

言豫津脚步一停,萧景睿还以为他要跟自己争执,却见言豫津转过身,一咧嘴,笑的六颗牙齿都要露出来。

“那是自然。”

这时,他的周围只剩下桃花。

他身处一片花海之中,鼻翼间飘荡着的是清淡的花香,一整块春色映在他眼里,几处蜂群蝴蝶鸠集,鸟鸣响在天边,花瓣舞于树前。言豫津站在最大的桃花树下瞧他,满身花瓣的样子,笑的有些傻气。

“景睿,你看这景色可好?”

萧景睿有些愣住了,也不知是春色太过撩人,还是这般景致确实难以一见。他的舌头忽然不听使唤。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出话来,声音也是小的。

“当然好。”

言豫津得意的把一只桃花塞进萧景睿的手里,眼神又移到旁边的花上,于是走过去折另一颗树上的枝杈,想了想,取下其中一朵,再嗅嗅桃花的香气。言豫津转身,看见萧景睿还拿着花发怔,就悄然走到在萧景睿身后,伸手把花别在萧景睿耳旁。

萧景睿转过头,那花就动了动,大有要掉下来的迹象,言豫津连忙把花别得更紧了些。

“豫津——”

萧景睿拿他没法,只好带着那朵桃花,盈盈的粉色开在耳边,连耳尖都要染上桃色。

“这倒算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喽?”

“我记得原句不是这么用吧。”

言豫津又摘下些桃花,萧景睿以为言豫津又要往他头上放,连忙后退了几步,言豫津鄙夷的瞥了他一眼。

“这里桃花好,我要取些回去做桃花饼吃,到时候我可不分给你了。”

萧景睿想起桃花饼那入口即化,唇齿留香的味道,再看言豫津手上的花,“请教言公子,在下该如何才能再得到您的赏赐呢?”

言豫津想了想,“那你便舞一次剑吧。”

萧景睿把剑抽出来,摆起架势欲行剑术,言豫津却抢一步迈到他跟前,把那朵桃花牢牢插进萧景睿耳边束好的头发里,再好好的固定了一下。之后满意的拍了拍手,就又回到树下,更是抱着花坐到了地上。

萧景睿被这一整差点破功,连忙重新提起气,轻弹剑身,细听剑鸣之声。当下也不再磨蹭,长剑一挽,再一突刺,一套天泉剑法便划破空气,直挺挺刺入群花之中。

天泉剑法排名甚高,不单单是威力强大,舞起来也是好看的。萧景睿手臂与剑合为一体,剑锋游走在群花里,在衣袂翻动间,带起一阵风,剑气卷起花瓣,便汇成一股气团。桃花被风卷下,飘散在空气中,又被剑身一斩,便震碎在萧景睿身前,洋洋洒洒,倒像是下了一场花雪。

萧景睿眉头微颦,眼神专注,一席长衣,身形飘逸,足尖点在泥土里,剑花炸在他的手上,舞的更比桃花好看。收招时,萧景睿对上言豫津的目光,只是惊鸿一瞥,却捉到了言豫津眼里的笑意。萧景睿心神一凝,掌中略略施力,长剑脱手而去,最后一招飞鸟投林,却带回一支红的正艳的桃花。萧景睿收回剑,取下花,几步走到言豫津面前。

“桃花正好,送及公子。”

萧景睿笑着,面色微红,明明已经廿二之龄,声音还是少年人的清亮。那一点桃花绽放在他的耳边,粉成一片。

言豫津抬头看着他,正欲接,却因萧景睿满身桃花的样子而哈哈大笑。

萧景睿一恼,把花扔在了言豫津身上。


>>>


等着他们从桃花林里出来,两个人身上都是花瓣,谁也笑不了谁。穆青从另一边走过来,抱着一大捧花,五颜六色的,头从鲜花后冒出来。

“我刚才在林子外面就见着你的身影了。”穆青说,看着这两个人的样子,不由得一乐。

“咻的一下蹿到天上,再唰的飞下去,你这武功可有点儿厉害啊。”

萧景睿面色发窘,言豫津笑着拍了拍萧景睿的肩膀。

“我们景睿练得可是天泉剑法,上到飞天,下到断流,那都是可以的。”

萧景睿手肘捅了言豫津一下,言豫津连忙后退半步,手里还护着刚刚在树林里摘的桃花。没想到穆青这倒来了兴致,抱着一堆鲜花还有些跃跃欲试。萧景睿见这小王爷大有和他比试一番的架势,就赶忙换了个话题,提议去溪边吃饭。言豫津这时候倒不再玩笑,也觉得有几分饥饿之感,就顺着萧景睿的话茬说了下去。现在已近晌午,太阳飞到中天,穆青早上就稍微垫了几口,这时候确实是饿了,点了点头,还不小心被花戳到脸,惹得一阵笑声。

三人牵了马,缓步走到溪边,言豫津把手里的桃花放进包裹里装好,拿出另几盒吃的。穆青看溪水里有鱼,就叫了萧景睿捉鱼,两个青年人脱下鞋,把裤腿挽起来,举着长长的树枝,眼睛紧盯着溪里的游鱼。

言豫津在岸边生了火,把吃食准备好,看那两人还在溪水里戳着,眼神一转,偷笑着缓步接近两人,打算趁着萧景睿没注意到时将他推入水中。

等着言豫津潜到萧景睿背后,正欲推人时,萧景睿却忽然转过身,言豫津一惊,萧景睿一把拽住他的手将他拉过来。言豫津一个踉跄,扑进溪水中,萧景睿刚想笑言豫津浑身是水的狼狈样子,脚下却被言豫津的手拖住,再一扯,萧景睿站立不稳,在滑到的一瞬间下意识拉住了穆青的胳膊。

“我抓到啦,快看我抓——”

穆青举着鱼,一脸兴奋的转过来,下一秒,云南穆府的小王爷一头扎进了水里。

溪水不深,惊吓有余,言豫津坐在水里,和爬起来的穆青大眼瞪小眼。

然后萧景睿撩了言豫津一身水。

言豫津全身都湿透了,低头一看,身上的衣服全都湿哒哒的贴在身上。言大公子一挽袖,手掌推着水就过去,却没想到误伤了穆青。穆青爬起来打算反击,却因为离萧景睿近,水一半都泼在萧景睿身上。萧景睿拨拨头发,迎面又被言豫津泼了水,结果就是三个成年人在溪水里互相泼水玩,玩的还挺开心。

上岸的时候,言豫津拧着袖子,叹气说现在倒是更麻烦,不仅迷路,衣服还湿了,幸亏食物还在,要不真是空空如也。

“至少我们有了一条鱼。”

萧景睿说。

穆青摊开手。

“现在没了。”


>>>


下午的时间过得非常快。

三人上了岸,把外衣脱了放火上烤,然后稍作休息,吃了些带来的干货点心,等到衣服稍微干了一点时就取了下来。三人武功都还算好,再用内力蒸一蒸就勉强能穿,言豫津瞧见旁边有山,就提议去山上采些野味,穆青想着此时迷了路,即便回府也是闲,就连声应了下来。

这一下午时间,三个人把山里转了个遍,一路走到溪水源头,登高望远,层层叠叠的树枝点着新嫩的绿色。站在山头上,远方的林子看的也愈加清楚,那么一片暖,就缀在土壤里,在新绿中凸显出来。言豫津瞧着原本湛蓝的天空,随着时间推移开始一点点染上赤色,每天都是相同的,每一天,东升西落,昼夜更替,四季轮回,而人又是不同的。

不知怎的,言豫津忽然想起靖王和林殊来,或许是每人都有一丝故友分离的恐惧,朝夕陪伴在身边的人忽然离开,何种原由都不重要,只是不见了,消失了,或许会回来,或许不会回来。

只是留下自己一个人。

萧景睿忽然戳戳他的腰,言豫津转过头,萧景睿伸手拨了拨他的头发,然后把一朵花别在他耳边。

天色还没完全黑下去,言豫津能看到萧景睿脸上的笑容。

“这个是回赠给你的。”

萧景睿悄悄的说,言豫津想拿下来看看是什么花,结果却被萧景睿捉住胳膊。

“回去再看。”

言豫津哼了一声,“想必你也不知道是什么花吧。”

萧景睿抬了抬眉,转过头却笑了起来。一旁的穆青听见笑声也凑过来看,跟着笑成了一团。

“你们笑什么?”

言豫津往前走了一步,两个人便往后退了三步,又对视一眼,倒是开始往山下走去。言豫津快步追上,又有些怕花真的掉下来,就护住了耳朵,指尖擦过花瓣,一丝丝柔嫩的触感。

几人又回到小溪旁,夕阳把影子拉长,金红和青混杂在一起,余出来的粉色就和桃花林连成一片。穆青又找了木枝来叉鱼,萧景睿捡了些干草和树枝开始生火,言豫津轻拍马身,马儿打了个响鼻。

言豫津眼睛瞄着萧景睿,却看到萧景睿耳旁的桃花不见了,再等萧景睿转过身去,那朵花竟藏进了束好的冠里,一朵粉色从一旁冒出来,却不显得突兀。

言豫津低头笑了几声,掌下的马偏过头蹭了蹭他的脸。

穆青抓到了鱼,大声叫着他们过去,言豫津走到小溪旁,顺便低头看了看自己——脸沾了些土,一朵粉色的花点在发髻间,发丝有些散了出去,倒是十足的狼狈,像只花了脸的猫。言豫津再抬头,穆青对上他的目光,刚想嘲笑几声,就瞧见言豫津的手已经伸进了水里,连忙把鱼举在身体前,大声说你再来就没鱼吃了。

言豫津弯腰洗了洗手。

穆青松了口气,把鱼交给言豫津,又拿起一只树杈,转过身继续搜寻着。

“一会儿我们看看星星吧?”

“看星星?”萧景睿接过鱼,看了言豫津一眼,“我看这天色已晚……”

“看呗。”

言豫津笑着说,“来都来了,不尽兴怎么行?”

萧景睿又看了言豫津一眼,言豫津勾着萧景睿的肩走向篝火那边。

“别看我夜盲,星星也是能看见的。”

“就你,还能看见?”

言豫津拍了拍萧景睿的后背,“一会儿叫言大公子给你指指,就知道能不能看见了。”


>>>


三条鱼转眼间被吞食殆尽,言豫津带的吃食也都剩下一些残渣,穆青拍了拍手,就地往后一靠,青草带着点湿气,有些微妙的凉意。

火焰燃烧出的热气往天上蒸腾,接着消失在空气里。四月份的夜晚还是寒冷的,这时天边的红色变成一条线,金光压住红光,再往上,就是一片深蓝色。在一片像黑一般的蓝中,一颗星星闪着光,闪耀在夜空之上。

边疆的夜空也是这样。或许视野还要更开阔一些。在丘陵和平原之间,在山谷和断峰之间,在全部被称之为国土的地方里。在金乌西落,新月当空之时,总有那么一点明星出现在那里,然后消失,就像是天黑后,与黎明前的一点光辉。

穆青稍微闭上眼,打了个哈欠。他能听到虫鸣,断断续续,在万物蛰伏的冬天之后,春天悄然走过来,把一切沉眠的东西叫醒。他也是醒着的。

穆青觉得自己可能是睡了一会儿,也没有,有人的说话声响在他耳边。

“看,那一颗。在月亮旁,最亮的星星,我能瞧见长庚星呢。我虽然看不见你,却能看到星星。”

“这是几?”

“二百五,很适合你。”

“去你的。我现在也只能看见这么一颗星星。”

“哈哈哈,再等一等,再等一等,就会有其他的星星了。”

“你又看不见。”

“你不是看得见?你指给我看就好了。”

“像这样?”

“你的手倒是比我的还暖……”

穆青翻了个身,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睡着了,两个人的说话声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一片虚无。


>>>


穆青是被萧景睿拍醒的。

他睁开眼,萧景睿冲他笑,言豫津坐在他的旁边。穆青直起身,揉了揉眼睛,再一抬头,缀满繁星的夜空出现在他眼前。

一道银河划过穹宇,星星点点的光芒涂在上面,莹莹灿灿,五色分离。在一片黑的透底的夜幕上,漫天星斗洒落其中,那么一点点,又分外璀璨的光芒,倒像是一个个流失的灵魂。

言豫津抬头看着夜空,眼睛里像是被天上全部的零碎与壮阔盛满。那么一朵花还别在他的耳边,在这片天幕下,也没有那么滑稽了。

穆青蓦地想起临睡前言豫津和萧景睿的对话。

“你有夜盲症?那这星星岂不是看不到了?”

言豫津转过头看他,笑了笑。

“是的,但是,我也是都能看的见。”

穆青眨了眨眼睛,萧景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手举的好累。”

萧景睿说。


>>>


回程时,言豫津和萧景睿共乘一匹马,穆青知道言豫津夜盲,就帮着牵言豫津的那匹。12只蹄子踏在土地上,倒是被夜色困住,慌了手脚。

三人迷了路,此时夜色深,四周更是黑,尽管穆青和萧景睿都拿着手把,又不免有些晕头转向。

“往西走吧。”

萧景睿骑在前面,忽然说。

穆青奇道,“为什么往西?”

萧景睿一拉缰绳,火把上掉落几点光芒。

“因为那是长庚星的方向。”

见穆青还是不懂,言豫津笑着补充了一句。

“那可是指点方向的明星啊。”


>>>


进了金陵城近郊,萧景睿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路上,他总能闻到花香。

言豫津坐在他后面,双手一直环着他的腰,源源不断的温暖从身后传来,在这四月的夜晚,一切都变得温和起来。

穆青拍着马同他共行,看到远处的灯火时,少年人兴奋的大叫了一声。

萧景睿也笑了笑,就着灯火,他这才低头看了看。

一枝花戳在言豫津抱着他双手里,粉色的,又细又长,是他送给言豫津的那支花。

“豫津?”

萧景睿小声叫了一句,却没有回应。他觉得言豫津大概是睡着了。

午夜已然宵禁,巡逻的士兵发现了他们,先是理性盘问,在认出是穆小王爷和宁国侯的世子之后自然放行。穆青把缰绳递给他,然后一边打哈欠一边跟他道别,脸上带着笑,摘下来花就别在身后,那是属于穆青的春光。

萧景睿骑着马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四周有着零星半点的灯光。狗吠声在远方响起,一高一低,夜风打着旋从他身边刮过,吹倒了一旁的草框。他想着,言豫津要是醒着,又要被吓一跳了。

到了言侯府,萧景睿拍拍言豫津的手叫他起来,没想到言豫津却自己先跳了下去,神采奕奕的,在府门前站住身看他。

“快回去吧。再不回去,又得叫长公主骂了!”

言豫津拿着他的包裹,萧景睿把缰绳扔下来给他。言豫津笑着接过来,再冲他挥手,像往常一样。

萧景睿笑着说了声再见,接着拍了拍马,马蹄铁响在石板路上。

走了几步,萧景睿回头看了看,言豫津已经进了门,言阙的声音隐约从院落里传出来,似乎还有言豫津的讨饶声。

萧景睿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他抬起头,头顶上依旧是满天繁星,银河还是悬在正中,不止淌过多少颗星辰。

他把花从发冠里取出,柔嫩的花朵此时微微打蔫,却依旧好看,淡淡的香气从中传出,然而他鼻尖似乎还能嗅到之前从言豫津身上传来的那一点点花香。

下次应该出来看看日出。

萧景睿踢了踢马肚,手边小心的护着这朵桃花。

在朝阳越出之前,还有一颗明星——

豫津他,一定能够看见。


>>>


第二天,苏宅多了几杈花。

一枝桃花,一枝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花,一枝来自言府,一枝来自穆府。和飞流折来的花放在一起,确实是非常好看。

言豫津之后来拜访苏宅,看到穆府送来的花时倒是有些惊讶,言豫津只是说这花景睿也送过他,没想到竟然是当时从穆青那里讨来送他的,说着,气呼呼的走了。

言豫津走后,飞流问梅长苏,那一支粉色的花是什么花,梅长苏摸了摸飞流的头,告诉他那是韭兰。

飞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只觉得花很好看,就一旁拿着玩了。


>>>


萧景睿收到一封信。

乍暖还寒之时,多穿了衣服还是冷的,嘴唇呼出一片白气。

信封里没有纸,只有一只干花。

花上还依稀有着当初赤红的样子,他拿起来闻了一闻,还有一丝桃花香气。

春天要到了,等到四月,一年中是踏青的最好日子。

一点残雪挂在枝杈上,南楚少雪,窗沿上却有两坨雪,横放着,像是快要两个化掉的雪橘子。

萧景睿站在房檐下,看着远方的天空。一点金乌越出天际,在金红色的光辉上,在蓝色的天幕里,有一颗晨星在闪着光。

那么一颗星,就是挂在他头上的灯。

灯告诉他,从南楚到大梁,横跨着千里土地。

却并不远的路。


-END-



照例的废话时间:

还是文艺的,故事……好喜欢看星星(

琅琊榜是架空的嘛,就当那时候有韭兰(初恋,纯洁的爱/坚强勇敢的面对)这种花啦

人生,就在爆肝中度过

理论上还有一篇就算交代完了,看能不能写完……

没了!

评论(35)
热度(164)
  1. 江北-潮生渡我好大一头北极熊 转载了此文字

© 好大一头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