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速度比脱坑速度稍微快那么一点,总之,巨快

不定期写文不定期更新不定期画图,坑品极差,慎入

老婆从北极排到南极,但是每一个人都是爱着的(是的)

真是一头负责任的好熊呢

【伪装者】似是故人来 6

乱炖,全员,现代AU,多CP出没注意

此文由我和 @ZOEY 轮流更,中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主CP不动摇,有很多其他CP,很多很多

*现代AU,乱炖一锅粥,就是如此轻松愉快

*联文:@ZOEY  by:肉爪脸蛋

*直接复制前面的,真是轻松愉快

*3W字突破!

6

高中生明楼知道自己是个双。

 

高中生明楼喜欢高中生王天风。

 

高中生王天风直得不能再直。

 

王天风和明楼那时候都是班上数一数二的学生,各个方面能够与自己抗衡的都只有对方。彼此还有那么一点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味道。

 

“王老师说他从小就独,基本上没有其他学生敢搭理他。”

 

明诚冷哼了一声,怕是从小被孤立吧。

 

“他不喜欢跟那些人一起吃午饭,明教授总是在吃完饭后拿着牛肉罐头去操场上找他。”

 

估计是被排挤了没有人愿意和他一桌吃饭吧。明诚心想,但没有打断郭骑云。

 

高中生王天风是打心眼里感谢明楼的,他瞧得起的人没有几个,明楼就是其中之一。他估计对方也是,只不过对方所谓的贵公子的教养让他对每个人都十分友善罢了。

 

装腔作势。

 

“你怎么每天都只拿牛肉罐头。”

 

“你知道巴普洛夫的狗吗?”

 

王天风看着明楼好看的眼睛就笑了起来,年少的时期的王天风也有一张英气的脸,没有现如今的戾气,只是张扬,锋利而明亮。

 

简单讲,就是笑得很好看。所以明楼也弯起了眼睛。

 

明楼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沙滩上被翻了身的乌龟,张牙舞爪的挥动手臂,但是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力所不能及,绝不把自己翻回来。

 

像是在等海浪,还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觉得,谁是狗呢?”

 

王天风年轻的声音划过明楼的耳膜,他说得很轻,甚至不像是个问句,更像是个不需要答案的语气词,又或许更严厉些,是个意味不明的祈使句。

 

很多人说明楼少年老成,而跟现如今的明楼比起来,他再怎么老成,毕竟是个沉不住气的孩子。年少轻狂,意气风发,而他资本足够。

 

但他只是笑,冲着王天风笑,笑得让阳光眯了眼睛。

 

“王老师说,那时候的明教授直率而任性,甚至称得上可爱。”

 

明诚一时无话,他不曾得见那个少年,甚至连从郭骑云口中的描述,拼凑出的那个形象都显得遥远。

 

那是不属于他的轰轰烈烈。

 

王天风说,“那可能我是狗吧。”

 

“明教授暗恋王天风?”明诚简单的抓住了郭骑云乱七八糟的话里的重点。

 

“大概是这样。”郭骑云说: “王老师是这么说的。”

 

明诚眸色暗了一下,扯开的嗓子在夜色里有些沙哑:“嗯,你继续说。”

 

双毒这个名称的来头,就始于王天风和明楼在高中一次辩论赛。那次他们两个人,两个年级中尖到不能再尖的人合作辩论,非但没有冲突,在辩论赛上却浑如一体。一个言辞犀利一针见血,一个逻辑缜密步步紧逼,直叫人闻风丧胆,天衣无缝的合作一时成为佳话。

 

辩论赛后,两个人也就得了两个慑人的外号,一个毒蛇一个毒蜂,这两个名字简直是当时高中辩论界的噩梦。

 

“双毒的事,在学校里传播也跟那次跨系辩论大会有关系吧?”明诚皱了皱眉,艰难的回想刚升大一的时候同系的学姐透露给他的八卦。

 

“对,只是那次的事情我也只是听说,并不清楚。”郭骑云点了点头,见明诚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就继续说了下去。

 

大概一切有所转折的时候是在高三那年。

 

在某个星期一,那天是个雨天。

 

当时王天风被一群人堵在学校楼和楼之间的一个过道里。这个过道偏僻阴暗,缝隙中只能看到一片阴沉沉的甜,还有一点红旗的影子。这波人大概有十几个,王天风被他们包围着,面无表情,眼神只剩下一片了然。

 

明楼知道消息赶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王天风一拳撂倒其中一个人。王天风拳头见了血,唇角也裂开了,制服上沾着点红色,也不知道是谁的。一个胖子在王天风头上重重打了一下,王天风一个趔趄,却站住了,回身抱住人的脑袋就是一个头槌。

 

王天风的嘴角嚼着笑,眼睛开始发红,雨浇在他身上,让他像个疯子。

 

明楼一撸袖子就打算冲上去,王天风却大声说道,“不要过来!”

 

明楼怎么可能会听。

 

“明教授?打架?”

 

明诚有些意外,想着看上去斯文和善带着点优雅的男人挥起拳头打架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有点痒痒的。

 

“是啊!听说的时候我也吓一跳!王老师还说,明教授打的比他还要猛呢。打人专打要命的地方,真不愧是尖子生,哪里都很尖。”

 

郭骑云想起自己老师说话时的样子,好像有点怀念,又好像还是在咬牙切齿,摇了摇头接着说了下去。

 

明楼拽起一个人的领子,腿曲起击住胸腹,再一拳下去。另一个人凑上来,一拳打到明楼的脸上,明楼偏偏头,揪住这个人的胳膊,脚下一绊。明楼用的力气狠,拳头都给打破了,明楼倒也没在意。王天风蹭到明楼边上,和明楼背靠背。

 

“你聋子啊!?”

 

“谁聋子,你个疯子!”明楼腿上挨了一下,另一条腿就踢了过去。

 

“我他妈叫你不要来,你没听见啊?”王天风的声音震得明楼耳朵有点发痛。

 

“我没聋,我要被你吼聋了。”明楼忍不住看了王天风一眼,王天风捉到他的眼神怒视他,“好吧,我是聋了,但我没瞎!”

 

王天风深深地看了明楼一眼,然后手下撂倒一个。

 

“傻逼。”王天风说。

 

“你傻逼。”明楼说。

 

“还挺青春。”

 

明诚摸了摸下巴,郭骑云又喝了一口水。

 

“咱们老师当年就这么互呛,现在竟然还这样。不过,我当年高三的时候为什么就是一直在做作业,五加三,真题模拟?”

 

“别人的生活。”明诚拍了拍郭骑云的肩,“继续。”

 

雨下的越来越大,浇在身上,凉凉的。

 

明楼躺在地上,看着红旗垂在栏杆上,天气阴沉的像是要掉下来。乌云翻滚着,夹杂着电闪雷鸣。明楼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痛的,但他却忽然觉得有点满足。

 

这种感觉非常微妙,明楼打了个喷嚏。王天风躺在他的旁边,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你是gay吗?”

 

明诚被问的一愣。

 

“这是王老师说的。”郭骑云深情的说。明诚拿捏了一下,决定还是坦诚相告。

 

“我是。”

 

“你说的太对了,明教授也是这么说的。”

 

明楼稍微转了转头,在大雨中,视野是模糊又清晰的。明楼能看见王天风的头发趴在他的额头上,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也不是,我是双。”

 

“那你喜欢我?”

 

明楼没有说话。

 

王天风忽然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一屁股坐到明楼身上,抓着明楼的领子把明楼提了起来。明楼稍微睁着眼看王天风,看着那张稍显青涩的脸皱起眉头,揍过十几人的手腕开始微微的颤抖。明楼看着王天风,王天风的眼睛也很漂亮,圆圆的,眼角微微下垂,像个受惊的小动物。

 

明楼笑了一下,不小心扯到了嘴边的伤口,他舔舔唇,尝到血液和雨水。

 

“你很可爱。”

 

明楼说,接着一个掀身,王天风被他压在身下,身上的衬衫皱的不成样子。明楼拍了拍王天风的脸。

 

王天风挣扎着起身,眼睛凝视着明楼的双眼。

 

明楼从王天风的眼睛里看到自己,他头发也垂下来,明楼没带眼镜,这让他显得不是那么好学生。没有那么优秀,不可自已,也没有那么出类拔萃。而他是的,王天风也是,这种高傲感要写到骨子里去,除了挫骨,拔筋,那就永远不可能剔除。

 

然后王天风凑过去,给了他一个雨水味道的吻。

 

“王老师也是gay?”

 

“应该不是,至少当时不是。”

 

郭骑云咂咂嘴,“王老师更像无性恋者。或许明楼是他唯一感兴趣的人。”

 

少年的吻很稚嫩,只是唇对唇的相碰。明楼稍微舔了舔,王天风就撤走了,睁开眼,明楼正看着他。

 

明楼稍微擦了擦脸上的雨水。

 

“但是我要的并不是这个。”

 

“你他妈什么意思?”

 

“我倒想问你,你是什么意思?”

 

王天风话梗在喉咙里,所以一时有些沉默。雨下的更大了,天上打着闪,雷声阵阵,说话声都变得模糊。

 

明楼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了。

 

王天风躺在雨地里,忽然想起明楼和他最开始的对话。

 

或许他真的是那只狗。奇怪的实验者,明楼,最懂他,也是最不懂他的人。

 

“糟透了。”

 

王天风张着嘴,让天上的雨水落进嘴里,翻了个身吐掉。

 

然而他现在开始怀念起那个牛肉罐头了。

 

郭骑云叹了口气,身子往后仰,“你说,这亲都亲了,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明诚也叹了口气。

 

“我记得你是学经济的?”

 

郭骑云打岔,明诚打了个哈哈。

 

“后来呢?”

 

“后来……就是王老师和明教授又回归日常了呗,学校看在他俩都是一等一的尖子上就没给多大处分。这俩该学还是学,就是如你的话,道不同了,最后俩人以成绩第一第二毕业。明教授出国深造了,王老师最后也没见上明教授一面。本以为以后就不会再见了,结果没想到在大学里又碰上了。”

 

“明教授出过国?!”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王老师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对了,马上中秋节了,节日快乐啊。”郭骑云拍拍他的肩:“回家吗?”

 

“不”明诚轻描淡写带过一句:“你也节日快乐。”

 

感受到明诚的低气压,郭骑云知趣的没有再提下去。把一瓶子水喝完,看了看手机,九点多,时间也不早了,就跟明诚道别走了。

 

>>>

 

明楼连着加了几天班终于在放假前批改了完了全部的作业。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目光落在手边的手机上,想起来朱徽茵前两天给他说的那个微博号的事便抓起了手机。

 

望着手机明楼皱起了眉头,手机上是一条被转疯了的微博,一张图,两个背影,几句话,一段空穴来风的绯闻。男主角是他和明诚。

 

明楼对于这些日子小女生看他的眼神恍然大悟。

 

不就是借了支笔,他怎么就眼波温柔,柔情流转了,明教授感到心很累。然而他突然想起来那支笔他还没还心就更累了。

 

他十几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个双,对这些事情倒也不太在意,在巴黎的时候也被好友嬉笑过和同性关系密切他早已习以为常,就是现如今社交网络煽风点火,他们又身份特殊愣是被炒作的大热。他自己倒无所谓,就是可怜了这个孩子。

 

明楼摇了摇头,往下翻了翻评论,大多都是祝福啊,求爆照啊,学生和教授都好帅之类的。还有一部分在激烈的讨论他们的攻受。

 

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明大教授在心中呐喊。

 

正准备关了手机时连续几条评论跳进了他眼中,这几条评论都是来自一个人,全都被赞上了热门。

 

因为她祝福了所有祝福他们在一起的人狗带。

 

明楼盯着师哥一枝花这个名字感觉自己的手都在抖,然后下定决心戳开了这个人的首页。看到签名的那一刻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插在我的家。

 

汪曼春你还能再直白些吗,明楼扶额。点了原创之后手指滑动,基本上都是他各种各样的剪影,翻到最后是一张他们大学时的合影,被汪曼春加了各种滤镜基本看不出样貌。

 

雨天,她陪他去旧书铺淘书,他低着头挑书,汪曼春撑着雨伞看着他微笑。

 

你们真是一对璧人。

 

街头的摄影师拍下了这一幕,那个年轻可爱的小伙子这样祝福他们。汪曼春开心的像只围着画扑腾的蝴蝶,兴高采烈的给摄影师留了地址,倒是没多久就收到了照片。

 

汪曼春那时候扎着高高的马尾,还不知道摆弄昂贵的化妆品,也没什么珠宝首饰,笑起来会旋起个漂亮的梨涡。穿着他早些时候买给她的素色长裙,安安静静立在他身侧。

 

他当时希望她可以这样立一辈子。

 

伸出手摸到书桌右侧的抽屉上,吱呀一声拉开,抽出压在底层的笔记本,翻找出卷起了角的老照片。

 

明楼轻轻叹了口气,这可活泼可爱的女孩何时已经面目全非。他眨了眨因为长时间盯着屏幕而有些酸痛的眼睛,眨出了一层像是错觉的薄泪。

 

他向后仰,让自己坠入椅子中。

 

拿着照片的的手垂在椅侧,像是无意将其掉落,然后飘然落入垃圾桶。

 

明楼轻轻磕上了双眼。

 

>>>

 

朱徽茵从他怀里抓了把栗子,剥了一个塞进嘴里。

 

“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了?为卖了我赔罪啊,这都过了多久了你才想起来。”

 

明诚白了她一眼,从朱徽茵手里抢了个剥好了栗子:“今天中秋,你是不是忙傻了。再说了,你还不是把微博的事告诉他了。”

 

“怪不得老师今天回家去了。”朱徽茵漫不经心的岔开了话题。抬头看了一眼月亮,被云遮住了大半。

 

“老师?明楼啊?” 他抬头看了一眼月亮,被云遮住了大半。

 

“对啊,他下个月十八号有个公开课,忙着做选题写教案呢。”

 

“不就是个公开课,能忙成什么样?”明诚回想起自己老师有一次公开课直接把任务扔给了他,上课的时候直接照着他写好的教案念了两个小时。下面来听课的老师礼节性的拍了巴掌点了头,这事就算完了。

 

“这可是开放性的,不止咱们学校,外校的人也可以来听。而且明大教授的公开课,可是一票难求啊。老师又是个认真的人,自然要好好准备了。更何况他本来课业就重,作业也都是自己批改,我和程锦云也就是帮他登个分。”朱徽茵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你不是追明教授呢,连这些都不知道。”

 

明诚哭笑不得的看着好友焦虑的样子:“我都没急你急什么,再说这不是就知道了。”

 

朱徽茵没理他,他笑盈盈的递了个栗子过去:“我还有件事要问你。”

 

“怎么了?”

 

“帮我弄张票。”

 

“你这是问我啊……票你放心吧我帮你搞定。”

 

“谢谢朱徽茵女士!”明诚微微倾了身子,学做绅士的样子接过朱徽茵手里的栗子壳。“对了,南田昨天微信申请加我好友了。”

 

“谁知道你微信号还认识南田?你不是和同学交流都走QQ吗?”朱徽茵皱了眉看向他。

 

“我猜到一个人,但是,不好说。”明诚揉了揉眉心: “罢了,不管她了。”

 

眼看走到了朱徽茵宿舍楼下,明诚将一袋栗子塞进她怀里。“可惜了今天没买到月饼。”

 

“中秋快乐,阿诚。”朱徽茵笑着说,从口袋里掏出个月饼递到明诚手上。

 

她怎么可能不记得今天是中秋,只不过中秋节毕竟是个团圆节,她虽然身处异乡但毕竟有家人在身后。而明诚却实实在在是孤苦伶仃一个人了,她怕触及好友伤疤一直不愿提及。没想到这个大男孩倒真的越来越豁达洒脱。

 

“中秋快乐,徽茵。”

 

“谢谢。”

 

明诚走近给了女孩一个拥抱,比他年长的女孩轻轻拍着他的背。他从抬头望上天空,云彩不知何时散尽了,只剩下月色皎洁,圆如玉盘。

 

明诚看朱徽茵进了门,楼道里的灯挨个亮起,这才转过身走了。明诚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忽然觉得有一点点凉。

 

入秋了。

 

 

>>>

 

“大少爷,下来吃饭了!”

 

明楼合上材料,拿来手机看了一眼,除了一些中秋祝福的短语外也没什么其他的。想着今天中秋,往常一直来烦他的小家伙也没发来信息,倒觉得有点空空落落的。

 

明台这小子得有大半个星期没联系他们了,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明楼一直藏着明台打算退学回国这件事,一直没找着机会告诉明镜,这次好不容易一次中秋,终于下定决心告诉明镜,他也怕再瞒下去,就真得小祠堂见了。

 

明楼挽着袖子走下楼,看见阿香正把菜往桌子上摆,凑过去闻了闻,阿香拍了他的胳膊一下。

 

“我听大姐的话,做了大少爷您最爱吃的。”

 

明楼笑着点点头,把碗盘准备好,抬头就看见明镜打开门,穿着一袭大衣,风尘仆仆的样子。明楼连忙走过去,帮着明镜把大衣脱了,明镜看他领口有些皱,就给他翻好了领子。

 

“中秋快乐,大姐。”

 

明镜搂过明楼的胳膊,“你呀,就知道忙。”

 

“我这不是休息了?”

 

明镜轻轻推了他一下,“狡辩。”

 

明楼无奈的摊了摊手,一旁的阿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等着都坐好了,开始吃饭的时候,明楼想着明台的事,放下筷子,张口欲说,却有些欲言又止。

 

“你想说明台的事吧?”

 

明镜抢在他话头前说了一句,伸手夹了一筷子肉放进他碗里,“我早就知道了。”

 

这下倒换成明楼惊讶了,“大姐,您都知道了?”

 

“不想上了,就要退学,回家,这也就是那小东西能干出来的事情。”明镜哼了一声,转而叹了一口气,眼睛看向明楼的方向。“至于你,瞒了我这么久才想告诉我?等明台回来了,我一并收拾你们。”

 

明楼笑了笑,“小弟知错了,自当罚一杯酒。”

 

“罚什么罚,大中秋的。再罚,你不回来了怎么办。”

 

明镜嗔怪一声,阿香见了连忙倒了一杯酒,举起杯子,“大少爷,大小姐,阿香敬你们一杯,中秋快乐。”

 

明楼和明镜对视一眼,都笑了出来。三个杯子撞在一起,一点点酒水洒出来。饭菜散发着香气,那大概是团圆的味道。

 

“中秋快乐。”

 

 -TBC-

最后来自脸蛋的人物关系图:

下章预告:

全员出场!!!!!!!

以及:

三个月后见!(((并没有

评论(37)
热度(126)

© 好大一头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