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速度比脱坑速度稍微快那么一点,总之,巨快

不定期写文不定期更新不定期画图,坑品极差,慎入

老婆从北极排到南极,但是每一个人都是爱着的(是的)

真是一头负责任的好熊呢

【萧景睿X言豫津】除夕

琅琊榜 萧景睿x言豫津 萧言

*景睿和豫津太可爱了

*太可爱了

*我要爆炸了

*爆肝,凌晨三点写完,六点爬起来上学,我要狗带

 除夕

 

除夕之于萧景睿,大概永远都是其乐融融的。

 

这天谢卓两家凑到一起,一屋子里坐满了人,等到拜完礼,长辈发红包,兄弟送礼品,俩个母亲笑着看着他,眉目间流转着暖意。灯火烧着,橘色的光彩就点在桌子上,把人映的都温暖许多。空气中飘着笑声,还夹杂着些言语声,外面的炮竹噼啪作响,一片温煦光景。

 

长辈们退席的早,等到年菜上完,再待片刻,就先去书房聊叙。萧景睿他们就留在大厅,伴着酒菜说说笑笑,夜晚就这么悄然过了。萧景睿如今已及弱冠之龄,卓青遥也就捉住他同他喝酒,谢绮在一旁轻轻笑着,另一边的谢弼就不乐意了,争着要和自己的兄长一较高下。

 

萧景睿也不推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酒烈,滑过喉咙就变成一道热流,接着悉数钻进他的胃里。这下周身涌上一股热气,蒸腾到头上,也是有些目眩。谢弼学他喝酒,却辣的呛咳几声,卓青遥在旁边笑。萧景睿置身其中,嘴角也嚼着笑,可等到放下酒杯的时候,他忽然想起言豫津来。

 

——那个经常拉他喝酒,结果喝到一半自己却先醉了的人;拉着他四处游玩,结束了就硬要他送回家的人;送到了宁国侯府,又容光焕发,笑着跟他说下次去哪里哪里的人。

 

十几年的交情,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总带着点轻浮气,脸上最多的是笑,一双眼睛透着光,神采飞扬。而言豫津家里却少人,言候偏是闲云野鹤的性子,除夕之日也是忙于炼丹养身。在他同家人这么笑着闹着的时候,大概言豫津也是孤身一人,不知怎的,萧景睿有些想不到言豫津一个人的样子。记忆中言豫津总是与他在一起,或者拉上几个朋友,游荡在大街小巷,整日没个清闲的时光。

 

萧景睿看向屋外,一片风雪飞扬,在这除夕之日,也算是个吉利的兆头。雪下的飘飘洒洒,又比鹅毛之姿,萧景睿看着雪,也不知是真的醉了,还是其他什么,竟打算在除夕之日动身去找言豫津。

 

萧景睿又喝了一杯酒,决心更坚定了些。于是借着酒意,伏在桌上,微微打起鼾。耳边听得谢弼的笑声,也有卓青遥的几声叹息,过了片刻,他感觉自己被人背了起来,他微微睁开眼看,是卓青遥。

 

“我先送景睿回房。”

 

“不一起守岁了?”谢弼叫道,他连忙装作睡中呓语,哼哼了几声。

 

“到时候再说吧。”

 

卓青遥背着他跨出屋子,拐了几个弯送到房间,把人放在床上,再盖上了被子。萧景睿知道卓青遥这个大哥对他好,心下也有几分愧疚。他悄悄睁开眼,看见卓青遥正吹灭蜡烛,然后缓步走到门口,再把门关紧。

 

萧景睿等到卓清遥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了,悄声听着外面的动静,确定四周无人,就掀开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萧景睿整了整衣裳,随后推开门,关上,飞身上房,足尖点着砖瓦走,身子压的低,生怕叫自己武功高绝的卓爹爹听见,这趟密行就告吹了。

 

萧景睿纵身飞在各个屋顶之上,冬夜的寒风跟刀一样从他身上滚过,萧景睿紧了紧衣服,酒也跟着清醒了几分。穿行在这片夜色中,萧景睿又想着言豫津这小子夜盲看不见景,自然也看不清夜色中的都城,也算是有些遗憾。

 

除夕夜的都城,雪下得大又急,不一会儿全城就银装素裹的,入眼是满城的白色。一轮除夕当时,灯似乎都比往常点的更亮,全城尽是星星点点的火光,穹顶墨色深沉,在这没有月影的夜晚,灯火又如星光。

 

一家人团团圆圆在一起的日子,自然也是幸福温暖的,每年都如此。而萧景睿也暗自期许着,这团圆的日子,年年都将如此。

 

 

>>>

 

 

宁国侯府离言候府邸并不算太远,横跨了几个街区,约莫一个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萧景睿立在砖瓦上,稍有些喘,凝神看着,言候府也挂上了灯,却莫名显得萧索。大门口戳着三两个侍卫,府内仅有几名侍女走来走去,一个偌大的府邸,竟好像没有人气儿一样,生冷的要命。

 

萧景睿低头看着言候府,心里五味杂陈,想着言豫津提到除夕,总是三两句略过,也不多说。偶尔说几句,落寞了几秒,转头又是一副笑模样。言豫津其人,就好像没有痛苦的时候,总是一副洒脱不羁的样子,偶尔说多了,言豫津反倒笑他多愁善感。

 

萧景睿抿了抿唇,随即不再多想,提起气飞身到院落中央的屋顶上,眼睛瞄到一个紫衫身影,便停下细看。这个紫色的身影正蹲在雪地里,手里鼓捣着什么,面前还搁着几个雪做的玩意儿,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萧景睿想仔细看看这人面前到底放着什么东西,身子往前一探,脚下不小心发出一些声响,反倒叫那人敏锐的捕捉到了。

 

“谁?!谁竟敢夜……”

 

紫衫人没说出来的话就被急忙跳下房顶的萧景睿捂在了嘴里,他下来的时候没站稳,脚下一个趔趄,人就扑在了那人身上。那人被他压在雪地里,手脚胡乱扑腾,一些雪搅进他的衣服里,凉的他一个激灵。

 

“嘘,豫津,是我,萧景睿。”

 

“我自然知道是你。”

 

言豫津的声音闷闷的,萧景睿总感觉言豫津翻了一个大白眼,“能做出这种无聊事的只能是你了,你快些起来。”

 

萧景睿移开手,想撑起身,结果手在绸子上一滑,整个人又栽了下去。言豫津嗷了一嗓子,又不敢叫的太大声,声音就变了调。萧景睿听这声音奇怪,不由得噗嗤一笑。

 

“你还笑!”言豫津推了推他,“想跟我拥抱也得回去抱,大冬天在雪地里也不嫌冷?”

 

萧景睿这下手戳进雪地里,身子终于直了起来,言豫津陷在雪地里,紫色的衣服在雪地中甚是打眼。这人眼睛瞪着他,嘴角却微微上翘,想是在雪天里待久了,鼻尖被冻的通红,萧景睿这么瞧着,竟然觉得有几分可爱。

 

“你也不多穿件衣服?”

 

“你还说我,你不也是冻得发抖?”

 

萧景睿刚想反驳,猝不及防就被言豫津塞了一袖子的雪,萧景睿连忙抽身离开,言豫津没放过这个机会,乘胜追击,捏起身旁的雪就向他扔去。等到萧景睿站稳身子,头上早已沾满落雪,萧景睿本就是年轻气盛,自然也不甘心就这么吃亏,于是蹲下捏了几个雪球,也投向言豫津那里。言豫津武功虽不及他,躲得倒是快,但也不敌萧景睿捏的速度,冷不丁吃了几个雪球,呲牙咧嘴的开始反击。

 

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开始打起雪仗,到最后累得不行了,就直挺挺的躺在雪地里。萧景睿躺倒的时候感觉后背压到了什么东西,咯的他还挺痛,但实在是不想动,凑合着也过去了。

 

萧景睿仰躺在雪地里,眼睛看着夜空,一小片被围墙阻隔的地方。四下纷飞的雪花落在他脸上,可脸早就被冻得没有知觉,只剩下一点点湿意。他张开嘴喘息,一团云雾悄然消失在空气里,散在一片片落雪之中。

 

炮竹声还在远方响起。似乎永不停息。

 

“快子时了。”

 

言豫津忽然说,他侧过头看着言豫津,言豫津呈大字状躺在地上,手边还在搓着雪玩。

 

萧景睿嗯了一声,也没继续往下说。

 

“宁国侯府虽离这里不远,但也得走一段时间?”

 

萧景睿笑了笑,“都来了,还回去做什么,让他们看我这邋遢的样子,然后好生训斥一通?”

 

言豫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侧过身躺着,手撑着头看着他。

 

“什么时候萧大公子这么有奉献精神了?”

 

萧景睿和言豫津相视一笑,萧景睿转回头。

 

“一直有。”

 

“我倒没看出来。”

 

萧景睿不着急和言豫津拌嘴,只是想着他们玩闹这么半天,竟也没人出来阻止。言候估摸着又去炼丹了,萧景睿也不想问,省的触及言豫津的痛处。他想起自己家那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又想起不久前卓青遥背他时的触感,再跟这片大雪一比,总觉得更是清冷了些。

 

想着言豫津生活在这片静寂之中,人倒是机灵活分,忍不住想多说几句,可话到嘴边,又变成一声叹息,叹息过了,萧景睿犹自吐出一句话来。

 

“下次除夕要不要去我家过?”

 

“去你家?”言豫津啧了一声,“去你家见那两坨硬邦邦的石头,我还不如去妙音坊听一宿曲子呢。”

 

萧景睿一笑,“也是。”

 

“新的一年,有什么愿望没有?”

 

“愿望嘛,自然是希望阖家欢乐,家人平安,兄弟朋友天天开心。”

 

言豫津一撇嘴,“不愧是萧公子做派,内外兼顾,一应俱全。”

 

“你呢?”

 

萧景睿翻了个身,离得言豫津更近了一些,眼睛瞄着言豫津身上的雪。他们的距离并不远,大概就隔了两尺。夜色深了,言候府灯光却还亮着,萧景睿能看到言豫津嘴里呼出去的气体,还能看到言豫津被冻得通红的脸。明明躺在一片雪中,周身都泛着寒意,身体却是热的,眼睛更是亮,萧景睿觉得他也是一样。

 

言豫津眼珠转了转,忽然笑了。

 

“有句话说的好,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景睿你的愿望可就要落空了。”

 

萧景睿抓起一把雪扔到言豫津身上,言豫津没躲开,只是哈哈笑着,然后站起身,弯下腰看着他。

 

“景睿。”

 

萧景睿感觉头上罩着一片阴影,一时也看不清言豫津的表情。言豫津就这么静静的看了他几秒,萧景睿蓦地想起来,言豫津是有夜盲症的,或许言豫津什么都没看清。但他就是能感觉到,言豫津的眼神抓在他的脸上,牢牢锁住他的眼睛。

 

“快起来吧,再待下去就要着凉了。”

 

言豫津伸出手,他抓住这只手,因为彼此的手都是凉的,这么一握竟生出几丝温暖来。

 

然后言豫津松开手,他又跌回了雪中。

 

“哈哈哈哈,让你压坏了我的东西,你自己起来吧!”

 

萧景睿揉着摔倒的屁股站起身,还没来得及斥责言豫津不道德的行径,就先打了个寒颤。在外面待的久了,雪都已经融进衣服中,行动中都带着湿气,透着一股钻骨的寒。

 

萧景睿眼睛不由得瞥到刚刚他压到的东西上面,从一片狼藉中实在是难以辨认出原来的形状。幸好旁边还有几个残存下来的小物件,他一一看过去,几个雪做的馒头,好像还有几个有着饺子的样子,还有几个像是水果的东西。

 

“就这些……”萧景睿看向言豫津,言豫津还看着那些被他压烂的东西,眼里带着点可惜,他忽然有点啼笑皆非。

 

“我这不是自己一个人待着无聊。就捏几个来玩玩。”

 

言豫津注意到他的目光,这下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年已弱冠还如此幼稚,也就独我一个了。”

 

萧景睿一怔,随即拍了拍言豫津的肩,默不作声的蹲下来又把他刚刚压坏的东西捏好,可捏着捏着总觉得不成样子。言豫津也跟着蹲了下来,手肘碰了碰他,他顺眼看过去,言豫津就捏了个苹果出来。

 

萧景睿不大服气,也想捏个苹果,却弄得像是橘子。

 

言豫津在旁边笑的开心,萧景睿恨不得把手里的雪悉数塞进言豫津的嘴里。

 

忽然一阵鞭炮声大作,天上烟花乍起,人声喧闹声从远处传来,新的一年到了。

 

萧景睿和言豫津对视一眼,举起手里的雪碰了一下。

 

“新年快乐。”

 

他笑着,“新年快乐。”

 

 

>>>

 

 

之后的事情萧景睿记得不甚清楚。

 

大概是他们捏完雪,钻进房间之中暖和身子。言豫津拿来了几坛酒,一杯一杯和他喝了个痛快。一杯酒下肚,周身也就暖和起来,酒气冲掉寒气,剩下一点湿,他用内力便蒸了去。

 

但是这点醉却是内力化不开的,他睁着迷蒙的眼睛,身体也觉得疲,就在桌子上撑着头看着前方,也不知是醒还是沉。

 

言豫津也醉了,絮絮叨叨的跟他说着周遭的事情,眼睛却愈来愈亮,眉飞色舞的描绘着他亲眼看到的事物。萧景睿笑着听言豫津说,偶尔应几声,到最后却听不清言豫津在讲什么了,只是稍稍点头,意识已经有些飘忽。

 

“景睿?”他知道言豫津在叫自己,想说几句话,却只是嗯了一声,头伏在桌子上,这声嗯就更加听不清楚。

 

“真是的,喝酒喝到一半自己先醉了,扫兴。”

 

萧景睿感觉到自己被人扶起来,搀到床上,鞋子被脱下去,身上还盖上了被子,眼帘上的亮光也没了。屋外的鞭炮声也变得轻,只剩下脚步声,然后一个人躺在他旁边,在冬日中传来源源不断的热量。

 

萧景睿觉得有点冷,就不由自主的往旁边靠了靠。

 

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他的唇忽然有了热度。一声谢谢回荡在他耳边,轻轻的,小小的。

 

像是一个梦。

 

 

>>>

 

 

除夕之后,谢家卓家对于萧景睿失踪一事大为光火,萧景睿更是被罚禁足一月。结果第二天,萧景睿发了高烧,莅阳长公主心疼的要命,萧景睿在高烧之中还向父母请罪,这下两家是气也不是心疼也不是,就让萧景睿安心养病了。

 

在萧景睿高烧不退的几日,言豫津也来拜访过几天,无一不是从早看望到晚。病床上的萧景睿也觉得奇怪,为何自己生了场大病,言豫津却没受半点影响。言豫津打趣说自己是顾虑少,没有忧愁,不像他,两个家摆在那里,压不出毛病才怪。

 

萧景睿似是而非的点了点头,脑袋中还是一片混沌,这才咽下一口言豫津喂的粥,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粥怎么这么咸?”

 

“咸吗?”言豫津举起勺子自己喝了一口,“还行啊,能喝。”

 

萧景睿狐疑的看着言豫津,言豫津笑了笑,“琅琊榜排行第十的言公子亲手给你熬的粥,怎么了,还喝不得?”

 

萧景睿笑着说,能喝,能喝,就是下次放点糖,还甜一些。

 

言豫津眯着眼又喂了他一口。

 

 

>>>

 

 

等到萧景睿身子好了,言豫津又拉着他四处转,妙音房,红袖招,厌了就去打马球,总有新鲜的事物等着他。立春,惊蛰,芒种,小暑,白露,秋分,一年过去,到了新一年除夕之时。他再次装醉,飞身来到言候府,又看到言豫津在捏雪。

 

他跳下房檐,这次他没有摔倒。

 

言豫津转过身笑着看他,然后指了指地上的雪。

 

这次我捏了橘子,言豫津说。

 

 

>>>

 

 

又是一年除夕。

 

言豫津站在一片雪中,蹲下身捏了一个橘子。捏了一个不够,又捏了几个其他的东西。像是苹果、馒头之类的,还捏了个盘子。

 

兴许是他在雪中蹲的久了,站起身来有些头晕。

 

“豫津。”

 

有人叫他,他笑着转过身。“爹爹?”

 

言阙走过来,手里拿着袍子,盖在他的身上。年已知天命的长者脸上也常带了笑容,对他也更是温柔了一些,大概是因为心事已除,一些常年压在心上的东西没了,自然倍感轻松。

 

“走吧,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言豫津没有马上跟着言阙进门,而是转头又看了看院子里的雪,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就是一片雪,他捏的东西在这片雪中,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两样。

 

除夕夜的雪没有停,鞭炮声迎着新年过来,又是一年好丰收。

 

 

-END-

 

最后一些废话:

好久没有这么一气呵成的写完一篇文啦!!

开心!!一天!五千字!!喔!!!我要升天了!!

琅琊榜原著里我最喜欢的角色就是浴巾……剧一播出来……浴巾……景睿……他们……太可爱了……

昨天忽然有的灵感,于是就写写写写完了!!

等睡觉起来再改改!!

BGM:Between The Bars

评论(64)
热度(392)

© 好大一头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