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写文,打磨画技中

杂食性动物,最喜欢吃肉。脑袋里都是污泥,但是写出来的一般很文艺

激情跳坑,激情写文,抑郁改稿,绝望发布,焦虑等待回复

如果能一起交流的话那就太好了……

【渡海世良】独擅 上(怎么可能算了呢!)

黑色止血钳 渡海征司郎x世良雅志 R

*两个人恋爱背景,相处模式自然很柔软,大概就是百分百信任彼此的关系了

*一块蜜汁叉烧肉送给寿星阿布!

*甜到倒牙的文献给大噶!

*由阿布点的四个梗发散出的文,等出了阔以猜一猜都有啥,答案在最后揭晓喔!

*感谢观看!如果能和辣鸡作者互动一下是最好的!要不实在没有动力呀……

>>>

世良雅志回到家的时候差不多是晚上10点。打开门的时候发现房间里亮着光,一点橘色从客厅里溢出来,他顺着光眯了眯眼,一时有点茫然。

 

渡海来了啊。

 

过了片刻他才慢慢悠悠的想到,被酒精和烟气填满的脑袋却蓦地清醒了许多。他压下腹中翻腾的反胃感,食指中指按了按太阳穴,换好衣服后放轻步子走向客厅。

 

客厅里的沙发上有个尽全力彰显着自己存在感的小型被子团,布料顶端正随着呼吸一上一下。

 

他和渡海在半年前确定了恋爱关系,而三个月后他自然而然的也把家门钥匙配了给了渡海一把。除了休息室,偶尔也去别的地方住住看吧?——这是他的原话,他当然没漏掉渡海一瞬间的惊讶,而对于他的腰来说是不是件好事就是后话了。

 

渡海有时会在他家留宿,多半是某个夜阑人静的傍晚。那时候的渡海披着一身冷清的夜色打开他家的门,身上总带着点淡淡的烟味,他听着声音出来迎接,瞧着渡海悄默声立在屋外的阴影中。在屋里柔和的灯光下,他笑着跟渡海说怎么还穿着白大衣。渡海也不说话,只是勾着他的脖子吻他。

 

唇齿间的纠缠把彼此的身体点燃,渡海一如既往的掠夺着他仅剩的氧气,他半抱半搂着渡海的腰,只有一点空气能够挤在中间。首先败下阵的人还是他,他轻轻推拒着渡海的肩,渡海从喉咙里带出一点笑,只会把他吻得更深。

 

等他最后快要因为缺氧而窒息的时候,渡海才会松开他,这时候他的导师嘴角嚼着肆意又跋扈的笑容,眼睛亮着微微星光。

 

之后多半是一场依旧由渡海占据主动权的性事,亦或者是断断续续的闲聊、共餐与瞌睡。在他不在家时,大多时间渡海也猫一样的往沙发上一窝,只有在他进客厅才会从被子里探出头看他。

 

世良拍了拍被子团的中端,得到的是柔软的手感和一声模模糊糊的‘碍事’。他无奈的笑了笑,决定还是先洗个澡,把一身的风尘和酒气冲掉再说。

 

他走进浴室,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他的脸颊绯红,目光游移毫无焦点,还有乱糟糟的头发,怎么都是一副过度饮酒的样子。

 

都怪北岛,他站在花洒下晕乎乎的想着,花房也是,一个个灌他喝这么多酒。他漫无目的的抱怨着,伴着热气腾腾的水流一点点放空自己的思绪。等他洗完澡,周遭的事物便不再神经兮兮的四处移动。再等他穿上浴袍走出浴室,一直盘踞在他脑子里的晕眩感也消去小半,但总觉得依旧头重脚轻。

“征司郎……喂,渡海……”

 

他擦着头发,用胳膊肘轻轻推了推埋在被子里的恋人。

 

渡海没理他,他又叫了两声,一样没有回应。

 

“真是,要睡也到床上啊。”

 

他认命一般的叹了口气,把毛巾放到一边,伸长手臂把渡海捞了起来,把人抱了个满怀。霎时一股暖意从双臂之中涌出来,他仿佛感受到了渡海的呼吸。在一呼一吸之间,心中腾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满足感。难道是气味?他不禁低头嗅了嗅,是熟悉的一塌糊涂的味道。

 

然后他晃晃悠悠的把人抱到了床上,也没忘了轻拿轻放,抬起身子的瞬间,才意识到自己平常也没干过这种事。把渡海抱起来什么的,是酒精在作怪吗?

 

他闭着眼晃了晃头,再睁眼就看到渡海正饶有兴趣的盯着他。

 

“来做吗?”

 

“啊,这个……”

 

他一时有些语塞,渡海扯开薄被,直起身子,手指轻轻抚上他的下巴,摸索的速度有些温吞。

 

“不舒服吗?”

 

渡海的声音很低,缓缓地压在他的耳旁,灌了蜜一样的声音,倒像是恶魔的私语。

 

“嘛……舒服到是很舒服吧,就是今天实在有点……”

 

话没说完,渡海已然拽住他的浴衣领口吻他。猝不及防的一个吻,差点没让他摔在渡海身上,他双手撑了一下床铺才堪堪稳住自己的身体。渡海咬着他的下唇,一点点痛感和瘙痒传达到他的神经末梢,跟着血液里的酒精一起沸腾。他稍稍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顺从的舔了舔渡海的舌尖,渡海勾住他的舌头,一点点划过唇齿,懒散而亲昵。

 

一滴水珠从他还没干透的发丝里钻出,摔在他的手上。他半撑着床,渡海的手扣住他的后颈,手指碾过他发尾的一点点绒毛,有一下没一下的磨蹭着。

 

今天渡海没有抽烟呢。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意识很快被渡海一轻一重的吮吸抽离。他的手不由自主的迎上渡海的身体,犹如希冀着氧气一般紧紧抓住身下人的衣摆。渡海在他后颈的手施了力,连接吻都比他强势三分,他退让着,迎合着,暧昧的水声在脑子里回荡。真有种要溺死在深吻里的错觉。

 

恋爱像战争,接吻又是一次战役。这次的胜者依旧是渡海,胜利者耀武耀威,失败者一败涂地。渡海最后以咬破他的嘴唇结束战役,他顾不上吃痛,光是缺氧就够让他丢盔卸甲,颓唐的栽倒在床上。

 

他的手臂擦过渡海的腰际,身体陷进柔软的床铺中,已经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动。

 

“你这家伙,真诚实啊。”

 

渡海舔舔下唇,舌尖卷进最后一点铁锈味,随后好整以暇的偏着头瞧他,声音里带着点笑意。

 

“哈……你……明明……”

 

他还在努力调整着呼吸,氧气却怎么都不够似的。红色爬满了他的脸颊。

 

“明明是……你先问……呜……头好晕。”

 

“你在床上猝死的话我可是要被当成第一嫌疑人的。”

 

渡海说,手指插进他的发丝里,摩挲着他软而湿润的发根。渡海的手是暖的,多半是之前一直在睡觉的原因。他发出几声受用的哼哼,用闷在枕头里的声音说道:

 

“恶魔也怕进监狱吗?”

 

渡海不置可否,手指一点点拨开他的浴袍,指尖划过胸膛,一点热度蔓延到腰侧。在耻骨处稍稍停留片刻,接着滑到他的骶骨,源源不断的温暖从渡海手中传达到他皮肤上。不能说是眷恋,也不能说疏离,仅仅描绘着他的身体一样,掌心的热度沁到他的血管里,他回头望着渡海。

 

夜色中的恶魔静悄悄的看着他。

 

他不禁被这种视线吸引,无数次被其捕获,甘之如饴的被这双眼睛带进一个又一个黑漆漆的深宵。

 

“渡海。”他的声音带着点湿气,尾音被吞进情欲之中。

 

渡海掰过他的身子,撑着胳膊低头俯视他。渡海看着他的恋人——半干不干的头发散在枕头上,一双浸着雾气的眼睛锁住了他的动作,从微微敞开的浴袍中能看到随着呼吸上下耸动的胸膛,然后是腰线,是那一滴从世良小腹下流过,没入浴衣里的水。

 

也是从黑暗中传来的那一点点桃子味洗发水的香气,这一切太过熟悉。

 

“来做吧。”

 

世良的手蹭过渡海的掌心,渡海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这声音却更像是从胸腔里发出的一点愉快的震动。

--TBC--

一点废话:

阿布生快呀!!再次祈愿天天开心了!

下文就是肉了呢

其中各种各种被略过的感情细节还是会在趋光性里出现滴!

尽管我最近又有了新欢BE脑洞,尽管我最近忙的要死,尽管新一集世良的出场和这章的字数一样少……

但是缝里抠糖的技术我不会差的……!

评论(36)
热度(181)

© 好大一头北极熊 | Powered by LOFTER